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永坤

弘扬以“人的自由和解放”为鹄的之马克思主义,践行法治,伸张正义。

 
 
 

日志

 
 
关于我

苏州大学王健法学院教授

法学教授,世界公民的“真话坊”

网易考拉推荐

大学生 “村官”合宪吗?——“村官”来信引发的思考  

2012-11-20 16:06:47|  分类: 社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 大学生“村官”现象的弊端正逐渐显现出来。就其发端,它是“解决就业”的短期政策的结果,是一个典型的“鸵鸟政策”。开始于1999年的高等教育大跃进,其背后的目的其实就是解决就业——高中生的就业;等到这些扩招的学生毕业的时候,就有了本科生的就业问题,于是就有了研究生教育大跃进。就在前两年,扩招的研究生又毕业了,你不能普及博士教育,于是就有人出了大学生“村官”这个馊主意。但是大学生“村官”是一个过渡性的安排,它以日后的“升官发财”为许诺,它还是有个“再就业”问题,怎么办?没有人知道。

大学生“村官”其实不是什么新鲜玩艺,它只是当年“上山下乡”的重演,其原因也差不多。当年“上山下乡”的时候,也是因为就业问题,这么多的中学生留在城里安排不了工作是个“祸事”,于是就想了个漂亮的名字:知识青年,将他们赶往农村。因为有知识,因此要“接受再教育”,这也符合延安整风以来整知识分子的传统。不过此项运动的始作佣者的逻辑是不能一贯的:要整农民的时候,就说“严重的问题是教育农民”,农民是落后的;要解决城市就业问题的时候,农民又一下子成了“人生导师”——知识青年要接受农民的再教育。而且要说“再教育”,工人阶级是先进阶级,当受工人阶级教育才对,为什么要舍近求远,舍优求次,到农村到接受教育?明眼人一看便知,那是“运动青年下乡”的需要。

但是,今天的“村官”与当年的知识青年不同了。当年的宪法是没有用的,今天我们已经有宪法了,而且胡锦涛同志提出了“依宪治国”的口号,宪法是中国的根本大法。从“依宪治国”的角度来看,大学生“村官”在两个方面违宪:一是侵犯宪法规定的财产权。因为农村的财产是集体所有制,大学生去了,势必增加了一份开支——即使是国家付工资。第二,大学生“村官”的做法侵犯了宪法规定的公民自治权,也直接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自治法》。

在道德上来说,由于给予大学生“村官”升官发财的许愿,必将对他们的人格产生不良影响。我对这一问题的担忧不幸得到了学生的证实。下面是一位大学生“村官”的来信,征得来信者同意,隐去个人信息,纠正几处笔误后录于下。]

 

先生:

  记得您的评论对大学生到农村去有许多忧虑,近来的见闻其实正印证了您的担忧。工作了不久,但是对这些方面却有深深的感触,将这些见闻说与您听。

  前不久我们遭遇了一次选举。说是遭遇,主要指的是事情的突然。一次我们开会,突然给了我们一个名单,选举一个大学生村官组织的理事,众皆惊诧莫名。然而,不过数秒钟之后,投票者却齐刷刷的举起来手。我开始没有举手,同行的同事已经表现出相当的惊异,当我举手表示弃权的时候,甚至有同事对我进行了劝勉(更加令我觉得遗憾的是,他本人是一位法学的本科毕业生)。其实我已经觉得很惭愧,因为我没有勇气举手表示反对。然而最后统计结果的时候,近两百名大学生村官(大部分是近几年刚刚参加工作的)仅有两个人投票表示弃权。

事后,我们聊天的时候不免谈起了这件事。我对同事表达了些许不满的话,其中一位同事的话让我印象深刻。他说,他的本职工作是调解劳动纠纷,他也非常想帮助那些普通工人,但是他的工作却又让人不得不偏袒那些企业。我跟这些同事已经有了很多的接触,对他们的善良也深有体会。但是正在这些善良的人被这样的制度逼得不得不为恶(或许这个字眼对我们这些人来说太重了)。而当我把视野放得更宽的时候,我会发现这个制度对于这些善良者更多的侵蚀。与您说两个例子。

单位几位大学生组织了一个比较长期的爱心活动(姑且不论这些活动的责任在本质上应该由谁来承担),形式不错,也富有成效,受到帮助的孩子也很高兴。开始的时候,我也很高兴的参与其中。因为是自己组织的,意见很开放,参与者的意见经常被采纳。但是慢慢的我还是觉察到其中变味的地方。这是单位团委的一项政绩,而且是一种共识。所以在整个活动行进过程中,如何最大程度的把它光鲜的一面表现出来是一件甚至于比孩子们接受到什么帮助更重要的事情。我相信,这些大学生们也确实非常有爱心,希望为这些孩子们做一些事情。但是他们的目的渐渐的被政绩制度所侵蚀了。

  还有一个例子是我今天写一个总结的时候突然想起来的,当事人亲口讲的故事。当事人作为一名创业的大学生村官很有报负,也富有实干精神,办起了生态农场。但创业总是艰难的,其中牵扯到了与一位农户的纠纷。似乎该大学生村官侵害了当事人的权益,结果大学生村官首先想到的不是如何赔偿,而是如何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地少赔偿,最后还真得只赔了一小部分。记得当时听他津津有味的讲述这段故事的时候,他把自己的创业凌驾于别人的权利之上,认为自己的事业在意义上远比别人为大,所以牺牲别人乃是为了村官带动民众致富必然的牺牲。这种自尊自大是多么的可笑,乃至于多么可悲。而他之所以有这种心态,我想毋宁是制度的改造罢了。

零零总总的事情时有发生,这些是我印象与感触最为深刻的。这个制度让身处其中的人的善良被渐渐的消磨,与人为善,灾祸却在己身,试问有几个人能够免俗?而所谓的体制内正能量又能保持多久呢?

感觉很久没有听您的课了,也非常想念您。希望您工作顺心,生活愉快。

此致

QT

2012年

附:

……郭德纲先生讲相声的讲座。很幽默,却有道出了这个行业的发展变化,您累的时候可以听来消遣。http://v.youku.com/v_show/id_XNDczMTA3NzI4.html

 

  评论这张
 
阅读(130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