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永坤

弘扬以“人的自由和解放”为鹄的之马克思主义,践行法治,伸张正义。

 
 
 

日志

 
 
关于我

苏州大学王健法学院教授

法学教授,世界公民的“真话坊”

网易考拉推荐

宅基地和农民的自由与解放  

2012-11-05 15:03:12|  分类: 财产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据孟德斯鸠考证,《撒利克法典》中有一特殊的条文,通常被称为“撒利克法”。爱卡尔(法兰克人的撒利克法及莱茵河畔地区的法律)曾经明确地论证过“撒利克”是从“撒拉”这个字来的。“撒拉”是住宅的意思。所以“撤利克土地”就是“属于住宅的土地”的意思。塔西佗说:“他们不居住城市;自己的住宅和别人的住宅相毗连,也是他们所不能忍受的。每个人在他的住宅周围都留出一小块土地或空隙,并用围障把它围起来。”许多野蛮民族的法典都订有各种条款禁止毁坏这种围障或侵入别人的住宅。从塔西佗和凯撒,我们可以知道“日耳曼人所耕种的土地,期限仅仅一年,期满仍归公有。他们唯一的世代相傅的家业就是住宅和住宅周围的那块土地。”

前些日子,有些人对物权法草案中并不彻底的“财产权平等保护”条款大张挞伐,好像那违反了社会主义。其实,只要将中国当前的农村土地制度与上述西方中世纪早期的制度相对照一下就很清楚:它们不是兄弟吗?不同的是中国的宅基地受保护的程度不如日耳曼人的“撒利克土地”而已!真是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东西。难道真的如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一些人所言,社会主义只是封建主义的“隔代遗传”吗?

财产权的平等保护是现代社会的基础,基于这一点,所有的农民土地应当进入市场,这才有真正的市场经济。中国的农民苦,主要苦于两点,一是身份,二是基于身份的财产权保障的不平等。如果农民的土地进入市场,农民不就可以免除“圈地”之苦吗?农民不就可以通过土地价格的上涨而享受现代化的好处吗?现在的农民是承受现代化的压力而无法享受现代化的利益,他们被彻底边缘化了。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歧视性的土地财产制度。


 (发表时间:2006-7-29 171300

  评论这张
 
阅读(120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