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永坤

弘扬以“人的自由和解放”为鹄的之马克思主义,践行法治,伸张正义。

 
 
 

日志

 
 
关于我

苏州大学王健法学院教授

法学教授,世界公民的“真话坊”

网易考拉推荐

说说“舆论”  

2012-12-24 10:57:40|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几天“舆论”一词成为热词,原因是官媒正为管制网络造势,似乎“舆论”要控制“舆论”。这涉及什么叫“舆论”。“舆论”者,“舆”之论也。“舆”本是奴隶之一种,是驾马车的奴隶,古代还有一种专门驾马车的人叫“舆士”。总之,“舆”者马夫也,“舆论”者,马夫之论也。据说古代政治家们会面讨论国家大事时,他们的马夫就在外面七嘴八舌。于是开明人士就会听听马夫们的观点,所谓“舆者之论”。通过他们,政治家了解民情。“舆”是最下层的大众,因此,“舆论”一词就专指老百姓的声音,指街谈巷议。

等到有了报纸以后,舆论就有了专指:报刊上的话语,当然还包括后来的电台、电视台。所以一些人就将舆论与媒体同义。其实这是不确切的。因为报纸并不能取代老百姓的声音,更不能代表老百姓的声音。在报纸被精英化以后,报纸就与真正的舆论产生了隔阂。特别要指出的是,将报纸视为舆论之正宗,是有一个前提的:报业的民营化,当报纸为官方控制,特别是在不允许民间办报的时候,报纸作为舆论载体的资格就失去了,因为它不是大众的代言人,而是权力的声音,这就是通常所说的“喉舌”。

在现代化的过程中,媒体的种类在扩展,媒体的“主人”向两个方向转化,一是西方的民营化,二是东方的国营化。西方将媒体私营作为民主的基础:因为民主是大众政体,因此民主的前提是大众能发声,大众不能发声自然没有民主。东方则正相反,国家必须控制媒体,因为国家就是民主,反对国家,就是反对民主。

在缺乏大众传播媒介的西方古代,作为民主基础的“舆论”通过“口耳相传”形成,所以,西方的城市都有广场,那是老百姓聚集、形成舆论的地方。因为没有广场就无法形成民意,达成民主的意志。中国则相反,中国的政治历来与舆论不相干,因为政治是“肉食者谋之”的事。听取舆论是开明统治者的事。至于老百姓能够左右统治,那是绝对不行的,因此,中国的城市没有广场,只有“菜市场”,那是兼作“杀人场”之用的。所谓“陈尸三日”,就“陈”在菜市场。有人或许会说,中国不是有天安门广场么?要知道,天安门广场是1954年以后才有的,1954年拆除了中华门、长安左门和长安右门、户部刑部等衙署、以及仓库棋盘街等建筑,遂成今天的天安门广场。现在的天安门广场其实在旧时代的功能之一是用来杀人、陈尸的。

在中国现代化过程中,中国也有了大众传媒。这有两个渠道,一是从“官方喉舌”邸报发展而来官营报业,二是在鸦片战争以后,外国人来华办报,逐渐中国人也自己办报。这就形成了中国特色的报业:官、民双轨制。在清末的时候,民间的报纸超过百家。民国初,办报自由,但是袁世凯复辟时,对民间报纸进行控制。国民党实行一党专政,对报业控制加强。不过,民间报纸与“党报”共存的现象没有消失。一个证明是,像大公报这样的报纸可以骂蒋介石,共产党在国统区也可以有自己的《新华日报》。

1949年以后,与经济上的“全民所有制”同步,报纸全部国营化,作为意识形态重地,私人不得入内。报业就与真正意义上的“舆论”分道扬镳。舆论复归民间的“无声”状态。

不知从什么时候,西方人发明的劳什子“互联网”传到中国,它成了真正的“舆论”。这就造成了一个重要的中国特色:喉舌与舆论的共存。这是一个时代的进步,因为“舆论”有了“发声台”。

我相信,十八大后,网络舆论将大发展,一个令人高兴的事实是:网络反腐正日益受到有识者的重视。我相信,这几天发生的“喉舌”战舆论的局面只是一阵风而已,作为民主载体的舆论必将胜出,而喉舌也将复归它的本真:舆论。

 

  评论这张
 
阅读(80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