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永坤

弘扬以“人的自由和解放”为鹄的之马克思主义,践行法治,伸张正义。

 
 
 

日志

 
 
关于我

苏州大学王健法学院教授

法学教授,世界公民的“真话坊”

网易考拉推荐

如何才能正确?——说说正确舆论导向  

2013-01-04 10:54:46|  分类: 表达自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现在,在网络、电视和纸质媒体上出现了一些不健康的内容,主要是色情的东西,于是,一些网友提出“正确舆论导向”问题。中国古语说: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毛主席也教导我们:“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让我们看一下历史上的一次“正确舆论导向”。下面是发表在《人民日报》上的一篇文章,旨在引导舆论。因为原文太长,我只将题目与部分内容摘录在下,有兴趣的同志上网一查即得。

坚持古为今用 正确评价法家——学习鲁迅有关法家的论述的体会

石一歌

“对于秦始皇,一切反动派无不疯狂地攻击为‘暴君’。对于秦始皇‘焚书坑儒’的革命措施,他们更是不择手段地加以诋毁……秦始皇烧过书,烧书是为了统一思想。作为新兴地主阶级的政治代表,秦始皇‘烧书’即烧掉私人收藏的儒家的书,是为了中国的统一,镇压奴隶主复辟势力的反抗,这项措施在当时是完全必要的革命措施。秦始皇并没有‘毁灭文化’,他没有烧农书和医书;他坑儒也只是坑掉了一小撮顽固的复辟党,并非象反动派歪曲的那样是‘消灭知识分子’……秦始皇干的统一中国那样的‘大事业’……对‘焚书坑儒’的不同评价,对秦始皇的不同评价,历来是儒法斗争的一个焦点。一切反动派咒骂秦始皇都是为了反对历史的前进,为了把镣铐枷锁永远钉在人民的身上。”(《人民日报》1974年11月11日第2版。)

我相信,今天已经没有人认为上面那个导向是“正确”的了。但是无疑,在那个时代是被接受为正确的。这个“历史经验”告诉我们许多东西。

正确是个好东西,谁都希望正确,谁喜欢错误?除非他有毛病。但是问题是,正确实在及难。

首先,正确这个东西只有在事后才出现的。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生活在具体时空中的人都认为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但结果往往是事与愿违,就好比股民买股票。中国人常批评人“事后诸葛亮”,其实事后诸葛亮是不可避免的。一个社会政策或者判断,它的效果如何有“滞后性”,在当时看来十全十美的东西,后来证明还是错了。这样的事情实在太多了,比如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文化大革命等等,当时都不错,而且是不允许批评的,事实证明是个灾难。

正确之难还在于,有一种知识,它是与实践无法剥离的,因此很难说知识本身的对还是错。这就是米提斯知识。米提斯知识是一定背景下的特殊知识,它的特点是“短暂的、不断变化的、无法预计和模糊的,这些条件使他们不能被准确地测量、精确地计算或有严格的逻辑”。对这样的知识作出正确与否的判断是与实践不可分离的,人们几乎无法知道是知识本身出了问题,还是知识本身不错,只是实践出了问题:没有严格按照知识去践行。(有兴趣的博友可以看我的另一篇博文《米提斯知识和新农村建设——读〈国家的视角〉》)。

正确之难第三在于正确与错误要接受实践检验的,这在我党三十年前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上就认识到了。问题还在于,这一检验是一个过程,不存在“通过检验”的正确的东西。例如,牛顿定律通过了一二百年的检验,但是没有经得起爱因斯坦相对论的检验;中国的“王权至上原则”、孔孟之道经过了几千年的实践检验是正确的,但是没有经得起现代实践的检验。这样的例子是不胜枚举的。这告诉我们,实践是一个永无止境的过程,因此,知识接受实践的检验也是永无止境的。

第四,由于第三点,就有第四点,正确与错误是一个过程,或者说,正确与错误存在于同一个时空中,它们是一个分币的两面,没有错误也就没有正确。或者说,他们是互为存在条件的,没有错误也就没有正确。因为,企图通过“正确引导”,其结果必然是,不但错误没有了,正确也不见了。当然,这这样说不是说,没有正确和错误之分,那样就走到相对主义一方去了,这是我所不主张的。

第五,既然正确是在与错误的竞争中存在的,那么,正确存在的条件不是保持“正确的引导”,而是保持种种思想自由论辩的条件,这就是我们所说的言论自由的条件。事情真的非常吊诡:只有保证“错误”存在的条件,正确才能生存。美国人为什么把表达自由看得比生命还重要?是有其道理的。美国历史上为什么没有发生大的错误,而东方人为什么老是认为自己很正确,一直要到几十年甚至上百年才知道自己错了?原因就在这里。党的17大首次提出要保护公民的“表达自由”,我认为是十分重要的,要认真贯彻落实。

最后一点要说的是,有资格“导向”的人当然就是“正确”的代言人,世界上有了一个“一贯正确”的人或者组织当然很好,其他的人只要听命就是了,但是,人类有文字记载的历史都证明这是不切实际的幻想。在圣经中,上帝的智慧都与人共享,或者说,上帝也没有垄断“正确”。问题的严重性还在于,“正确舆论导向”的主体是谁?是权力主体。因此,“导向权”事实上成为“思想权力”,“正确舆论导向”其实只是权力控制思想的另一种表述。在思想领域,可以有“权威”,但是不能存在“权力”,思想服从权力的结果必然是消灭思想。当然,消灭了思想,正确也就不存在了。

当然,我们应当对负面的东西加以控制,但是,控制的标准不是“正确”与否,而是法律。具体来说就是两个:色情与暴力。而且,控制本身必须接受“法律评价”,不能再去干打击“夫妻看黄牒”之类的事。这是另一个问题,当另文申述。

结论:舆论是社会的,只有保障舆论的“社会性”,才存在严格意义上的舆论,“被引导”的不是舆论,因此它也不具有舆论的正面功能。如果统治者依据那样的“伪舆论”办事,只会使事情变得更糟。舆论“社会性”的法律条件就是公民的“表达自由”。博友们,让我们在新的一年里为维护“表达自由”而奋斗吧!

 

  评论这张
 
阅读(130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