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永坤

弘扬以“人的自由和解放”为鹄的之马克思主义,践行法治,伸张正义。

 
 
 

日志

 
 
关于我

苏州大学王健法学院教授

法学教授,世界公民的“真话坊”

网易考拉推荐

阅读马克思——关于新闻出版  

2013-01-05 09:24:25|  分类: 表达自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南方周末报新年献词被改事件升级,众多新闻记者联名上书,网友和法律界人士表示深切关注,这是社会权力在争取言论自由的表现。中国历史上有三堵墙:石头墙、水墙和电子墙,第一堵石头墙是长城,它多少在减缓草原民族对汉族的侵袭起过一点作用;水墙是明中期开始的海禁,它使中国人自我封闭,从此在足够广大的土地上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第三堵墙是网络防火墙,美其名曰防止黑客入侵、资本主义自由化思潮的和平演变。有人说,前习近平时代是“经济向右看,政治向左走”,如今习总书记上台,改文山会海,接待从简,一切都是雷厉风行。如果以炎黄春秋和乌有之乡的风格类比,习总书记代表的中央是炎黄春秋式的包容和开放;而某些宣传部门倒像是乌有之乡式的专制和保守。

在这个谎言与欺骗、信息被封锁,帖子被狂删的时代,“防民之口甚于防川”,言论自由包括接受自由和表达自由,在接受自由都无法保障的情况下,如何确保我们的表达自由,如何确保公共理性的达致,如何确保为上的决策有在下的基础和监督。原文载于http://guyan.fyfz.cn/2007-1-25 16:55:00]

    我们是以马克思主义为主导思想的国家,这认为这很不错,也很重要。因为我们是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所以我们就要认真学习马克思(包括恩格斯)。道理很简单:如果不学习,何以能“照办”?但是,说一句自恋的话,许多指导我的人,他们有没有认真读过马克思呢?对此,我是心存疑虑的。别人不敢说,毛泽东是不是认真读过《马克思恩格斯全集》我就有点怀疑、甚至是否读过《马克思恩格斯选集》都在两可之中。因为如果他认真读过,我想他就不至于几十年一贯搞“阶级斗争为纲”。当然,这只是猜测。说不准人家有自己的理解也未知——现在不是流行阐释学吗?不过我相信,大部分指导我的人,他读的马克思没有我多。有一点可以证明:我国是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但是到今天,我没有发现一部可以搜索的、综合在一起的(例如二十五史那样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也许早已有了,是我无知,有知道的朋友请告诉我。不过我问过许多搞主义的人,问过宣传部门,想请他们提供,他们都说没有,我请年轻人在网上搜,也是白搭。)我自己化了整整一个礼拜什么事也不做,想做完它,还是不如人意。从常理上说,他们也没有时间读:政治家日理万机,哪有时间?而且我认为他们的主要时间应该化在工作上,而不是读书上;对于马克思主义理论家,他们有那么多的场子要赶,有那么多的地方要“考察”,比如到井冈山、到延安、到马克思的老家,那都是十分重要的,他们也没有时间读。因此阅读马克思恩格斯,就是我等的任务了。本着学习才能照办的想法,我认真地学习了《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的有关法律的文章,收获不小。先拿一点出来共享。
  针对以人类不成熟反对新闻出版自由的观点,马克思说:“如果人类不成熟成为反对新闻出版自由的神秘论据,那么,无论如何,书报检查制度就是反对人类成熟的一种最明智的办法了。”“一切发展中的事物都是不完善的,而发展只有在死亡时才结束。因此,正确的结论似乎是,把人打死,以便使他摆脱这种不完善状态。至少辩论人为了扼杀新闻出版自由是这样推论的。在他看来,真正的教育在于使人终身处于襁褓中,躺在摇篮里,因为人要学会走路,也得学会摔跤,而且只有经过摔跤,他才能学会走路。但是,如果我们都成了襁褓儿,那么谁来包扎我们呢?如果我们都躺在摇篮里,那么谁来摇我们呢?如果我们都成了囚犯,那么谁来做看守呢?”马克思《关于新闻出版自由和公布省等级会议辩论情况的辩论》《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上第163页以下。

  评论这张
 
阅读(7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