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永坤

弘扬以“人的自由和解放”为鹄的之马克思主义,践行法治,伸张正义。

 
 
 

日志

 
 
关于我

苏州大学王健法学院教授

法学教授,世界公民的“真话坊”

网易考拉推荐

应尽快建立官民合理交往渠道——三亚代市长向罢运司机道歉有感  

2013-02-03 09:40:10|  分类: 公民社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1月10日,因不满租金过高、黑车泛滥等原因,三亚市200多名的哥罢运并在市政府前集体上访。11日,罢工仍在继续,下午4点,三亚市委、市政府召集交通局、出租车企业代表和司机代表等开会协商解决方案。罢运的出租车司机和出租车公司的代表共有12名参与座谈,的哥代表重复了此前的诉求,希望政府解决问题。

  代市长王勇表示,理解司机们聚众上访,出租车企业必须从12日开始按市政府指导价执行,平均5300元/月,多收的企业必须分文不少地退还给司机。王勇表示,公司、司机、交通部门协商规范合同文本,法制办把关,合同中不能存在霸王条款,他要求成立执法小组打击黑车。三亚市代市长提出解决罢运4原则,其中第三条最值得称道:“支持出租车司机成立自己的协会,建立有效诉求渠道”《三亚代市长向的哥道歉》,《新京报》2008年11月12日。

  三亚市的做法有三点值得称道:一是对话的姿态,组织相关部门与司机代表对话;二是对公民的尊重,代市长向出租车司机表示理解并致歉,并且同意了出租车司机的部分诉求;第三点特别重要,他表示“支持出租车司机成立自己的协会,建立有效诉求渠道”。这是很有远见的长效解决方案,这在处理同类事件中是罕见的。

  近年来,群体性事件处于高发态势,且不说极端暴力的孟连、瓮安事件,就说类似三亚的罢工事件就呈现此起彼伏的状态。近两年来,三亚市已发生多起出租车、公交车、旅游车罢运事件,前些日子重庆出租车司机罢运,甘肃省兰州市永登县出租车司机罢运,川、渝和广东一些农村教师的罢教等等。相信见诸媒体的只是冰山一角。在处理相关事件中,有三亚市气度的并不多见。与三亚市相反,大部分的处理方式是找到群众后面的“黑社会势力”。此种做法有百害而无一利。

  “黑社会”一词在中国的遭遇很有意思。早先我们根本不承认中国有黑社会,我们认为黑社会是资本主义社会才有的,没有黑社会是社会主义的优越性所在。不知从何时开始,出现了“黑社会性质”一词,这一词表明虽然意识形态上不承认有黑社会,但是客观上已经有了。“黑社会性质”的东东不是黑社会是什么?着实令人费解。(类似的词还有“失业”,社会主义不承认“失业”,而叫“待业”,这与鸵鸟何异?此足见我们是多么的愚昧。)大概在进入21世纪前后,黑社会一词开始频繁出现,“打黑”成为一项重要的任务,打黑也同时成为地方政府动用暴力的籍口。

  现在,打黑社会成为政府的一项重要职能,这没有什么不好,打家劫舍、称霸一方的黑社会当然得打。但是一个值得注意的倾向是,有些地方政府将群体事件与黑社会联系起来,这是十分要不得的。其一,将群体事件与黑社会联系是不承认公民群体表达的权利,这与17大宣布的保护公民表达权不符,更违反宪法第35条的规定。其二,将群体事件与黑社会相联系是政府官员推御责任的一种方法,背后的逻辑是:群体事件是黑社会闹事,不是政府有责任,既然是黑社会,政府就没有必要与它讲理,“打”就是了;第三,不利于事情的解决,只能将事态扩大,即使暂时“稳定”了,却会埋下动乱的根子,政府威信与法律权威毁于一旦;其四,此种做法会严重侵犯公民的其他权利:政府为了找到“黑社会论”的理由,必然伤及无辜,甚至不惜制造冤案。

  三亚市的做法说到底是一种将公民作为对话主体的现代政府姿态,他们与那些动辄将公民行动“黑社会”化的人不是处于同一个时代。中国正处于传统社会向现代社会转型期,这一时期各种现代性的社会矛盾将逐步显现,这些矛盾的解决需要现代性的观念与制度。但是我们的观念与制度仍然是传统的。这一传统观念的核心就是国家主义的,国家是主权者,公民是实现国家目的的工具,公民的任何国家制度以外的表达都被认为不具有合法性。而在现代社会,公民个体与群体向政府表达意愿是常态,是合理合法的。公民的群体表达是现代社会的题中应有之义,群体表达与政府间的“交往性互动”是现代社会“自我纠正”的最为重要的机制。

  群体表达与政府的交往性互动当然是在制度以内的。遵循这一思路,我们就会认识到,为达到公民群体与政府的交往性互动,我们有许多事情要做:公民应当有“结社”的法律规范,使他们“自然正当”的行为取得法律上的正当性,使公民与政府的交往性互动取得合法的组织形式,有了这个形式,公民表达就可以避免无序,政府也有了合法的对话主体,这就是上述三亚市提出的第三条原则的意义之所在;公民群体互动要有行为方面的依据,有了这个依据,公民群体行为就可以避免无序,许多群体事件可以消灭于无形,同时可以避免政府的过度暴力。而这两项合起来就是宪法有关条款要活起来。宪法权利条款何时醒来?

     原文载于我的法律博客http://guyan.fyfz.cn/,发表时间:2008-11-14 9:24:00    

 

  评论这张
 
阅读(9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