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永坤

弘扬以“人的自由和解放”为鹄的之马克思主义,践行法治,伸张正义。

 
 
 

日志

 
 
关于我

苏州大学王健法学院教授

法学教授,世界公民的“真话坊”

网易考拉推荐

只说真话——《宪政与权力》后记  

2013-02-05 10:05:11|  分类: 序跋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现代社会,无论基于什么崇高的目标,从法律上对人加以等级化,都不具有正当性,都是不能容忍的。因为人无论黑白、男女、贫富,也不分智愚、信仰,都是社会实践的参与者,任何人都不能被排斥于社会的权利体系之外;因为人是目的,任何人都没有理由将他人工具化。一句话:人都是人,人不能分为三六九等。这一人人平等、人是目的的论断也适用于代际:任何一代人没有理由将后代工具化——剥夺后代的生存条件;任何一代人也没有理由将自己工具化——为了所谓后代的幸福而牺牲自己,使自己沦为工具。这样说的理由其实很简单:设身处地。只要问一问那些坚持等级合理性的人:您愿意低人一等么?你愿意活着就是被他人利用么?相信所有思维正常的人的回答都是一个字:不!既然自己不愿意低人一等,却要坚持等级的合理性,那么,坚持等级的理由就是自私的,是卑鄙的——他其实是要站在他人头上。等级特权决不是社会主义,马克思早就说过:“平等,作为共产主义的基础,是共产主义的政治的论据。”(马克思《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2卷第139页。)那些自以为是“规律的选民”的说教与当年犹太人“上帝的选民”的确信毫无二致。

如果说平等更多是制度性的存在,自由则是双重的存在:她既是实实在在的权利——制度性存在,更是一种精神,一种境界,一种原则。自由和平等是现代社会不可分割的两个基本价值,它们理当是现代法律的灵魂。如果要问,自由与平等你更喜欢谁?我更向往自由。当然,我的自由是规范意义的。规范的自由不是“我的自由”或主观的自由,不是“奴隶主式”的自由;也不是所谓的整体自由——就自由的法律意义而言,自由只能是个体的,被整体裹胁的人没有自由;我向往的自由亦不是认识意义的,而是社会意义上的——自由是一种人际关系。社会意义的自由只有大家在共同认可的规范下生活才能达到。自由必然要求平等,因此,追求自由与平等是我倡导的“平民法理”的灵魂。

三十年前,邓小平重开高考,燃起了我早已破灭的大学梦,使我得于而立之年进入大学, 这使我“小器亦晚成”。我的“前大学”时代在“运动”中蹉跎而过,虽然喜欢读书,但可谓“误入歧途”。我认识到自己存在的价值及人生意义那是在大学毕业以后,因此“大学后”的20多年其实是我作为主体“自觉存在”的全部。我非常珍视这一被人为“砍短”的“自觉人生”,我尽力以自己职业的方式实现自我,报效我的同类——两脚直立动物。二十多年来,我的职业思考集中在自由(含平等)与权力这两个主题。第一个主题思考的成果是《法理学——全球视野》和《论自由的法律》,对权力的思考的成果是《规范权力——权力的法理研究》,作为她的思考的延伸与细化的就是奉献在大家面前的这本书,对人权的思考将另成章。本书的思考集中在对具体权力的规范上,集中在宪政社会权力的具体配置与运作上。

我深知,我的思考无法避免片面性,以学术的标准来考量,有些话甚至是“浅陋”的。但是,我可以负责地告诉大家:我是坦诚的,我说真话,不说假话,在不能说真话的时候我不说话。在这方面,我是很自信的,这是从小我的双亲给我的教导。尽管在假话主导的社会里我因此付出了代价,但是我仍然非常感谢双亲给我这一为人的最高智慧。他们的教导使我生活得坦然,使我没有迷失自我,使我在“实现自我”中获得自由与快乐,使我超越其他的生物而成为一个人。我还要对我的双亲、尤其是对已经故去的母亲道一声歉:由于我的直言,常常使她老人家为我多操一分心,一有运动,她就得为我担惊受怕。

我相信,真诚的东西才有价值,真诚的东西才能获得存在的正当性,也只有真诚的东西才能真正对人类有利。声称欺诈是为了达到高尚的目的,那只能是自欺欺人。我有睡觉前翻翻圣经的习惯,在《新约·启示录》第19章看到这样的话:“天开了,有一匹白马,骑在马上的是诚信真实,他审判、争战都按着公义……有利剑从他口中出来,可以击杀列国,在他大腿上写着:万王之王,万主之主。”我不是基督徒,但是我坚信上述预言,诚信真实一定是未来世界的主宰,是人类的最高律法。欺诈、暴力的得逞都是短暂的,人类社会的未来一定是真诚、友爱的法治社会。

本书的出版首先要感谢山东人民出版社的李怀德先生,李先生在我眼中是一个标准的山东人——忠厚朴实,与他打交道非常简单而亲切,在道德叔世这是非常难能可贵的。还要感谢2005级和2006级的研究生们,他们为我从网上下载文章,一些早期的文章是他们一字一字输入的;他们是本书的第一读者,为本书指谬,使本书增色不少。我也要感谢王氏基金为我提供平静而优雅的工作环境,使我享受读书与研究的乐趣。

 

周永坤

2007年11月26日于东吴研究室

 原文载于我的法律博客http://guyan.fyfz.cn/。2008-1-23 7:57:00    

  评论这张
 
阅读(1197)|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