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永坤

弘扬以“人的自由和解放”为鹄的之马克思主义,践行法治,伸张正义。

 
 
 

日志

 
 
关于我

苏州大学王健法学院教授

法学教授,世界公民的“真话坊”

网易考拉推荐

江青的感觉和判死依据   

2013-04-24 08:34:00|  分类: 法之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这几天实在太忙,本来想学人家“闭关”,但是博友的一份情感却难以割舍。“感觉”是一个法律界非常有“感觉”的话题。除了少数人出于种种原因而唱赞歌以外,好像没有人赞成。前几天,一位大报的朋友约我写一点东西,我不敢写,却之,甚感歉意。今天早上收到C教授来函,这个题目又跳出来,不吐不快。遂草就下面的文字。〕

 

请各位好友边哼哼下面的歌,边阅读我的小文,以享受美妙的感觉。

跟着感觉走(歌词)

跟着感觉走 
紧抓住梦的手
脚步越来越轻
越来越快活
尽情挥洒自己的笑容
爱情会在任何地方留我
跟着感觉走 
紧抓住梦的手
蓝天越来越近
越来越温柔
心情就象风一样的自由
突然发现一个
完全不同的我
跟着感觉走 
让它带着我
希望就在不远处等着我
跟着感觉走 
让它带着我
梦想的事哪里都会有
跟着感觉走 
紧抓住梦的手
蓝天越来越近
越来越温柔
心情就象风一样自由
突然发现一个
完全不同的我
跟着感觉走 
让它带着我
希望就在不远处等着我
跟着感觉走 
让它带着我
梦想的事哪里都会有
跟着感觉走 
、、、、、、


  今天收到一位亦师亦友的C教授的来信,信中讲到“感觉”问题,很有“感觉”。信中告诉我,数年前,他曾看到杨银禄写的一本书:《我给江青当秘书》,内有一段介绍江青怕冷怕热,对温度的要求极高,而温度又常是跟着感觉走的。昨天,他又把这本书找出来,翻到此处,甚觉有味,抄录如下:


  江青一年四季所要求的室内温度,冬天控制在21.5℃;夏天控制在26℃。
  可是有时温度也是随着感觉走的,同样的温度,烦躁时感到闷熟,孤单时感觉寒冷。尽管工作人认真按要求调节了室内温度,但未必就一定让江青感到舒服。我不止一次听江青说:“温度表不能说明问题,我的感竟才能说明问题”。
  江青的感觉就是来自她的心情。江青是个反复无常的人,她的心情瞬息万变,我们不知道、也无法掌握什么时候她有什么样的心情,掌握的温度总是无法跟着她的感觉走。当她感觉温度不合适的时候,她还亲自去看看温度表。
  她是怎样看呢?她感觉热时,就弯下腰去,从温度表的下面往上看;她感觉冷时,就踮起脚跟,从温度表的上面往下看。从上面往下看,或是从下面往上看,视觉相差两三度,以此来证明她的感觉是对的,温度表是假的,在室温的控制上常常弄得我们和江青本人都很尴尬。

  
  友人最后说这“原本只是一件笑料,却怎么也笑不起来。”为什么笑不起来?只有法律人知道。


  感觉是什么?是主观的感受,对于同样的事物,不同的“接受器”的感觉是不一样的。我自己就有过这样的经历:把手放入同样温度的水中,比如20度,如果你冬天从外面回来,手冰凉(比如表皮温度只有10度),您会感觉很温暖;如果您刚刚从被窝里出来,手温在30度,您会感到水冰凉。


  法律是一个客观的东西(我们省略掉其中主观的东西),或者起码法律的客观性(非个人性和稳定性)是我们追求的一个目标,是法治社会基线。但是,不同的人对它的感觉是不同的,我们是依据法律本身来定案呢,还是凭人的感觉?我想结论是不用说的。


  不仅如此,决定判决的不仅有法律,还有对事件本身的感觉。比如,对于同样的许霆案,有的人感觉危害极大,有的人感觉没有什么危害;对于刑讯逼供,有的人感觉侵犯人权,有的人则感觉是“社会稳定大局”的需要,可以说相差不啻十万八千里。如果按感觉办案,不知会引起什么样的结果。


  按感觉办,还有一个问题是,由于感觉的时空特殊性,不同时间、地点中“社会和人民群众的感觉”是不同的。即使是同一个人,头天晚上的感觉与睡了一觉起来的感觉也是有差异的,所以孟老夫子提倡“存夜气”,保持宁静的心态。我自己就有过这样的经验:我上课的时候感觉对于小偷当宽容;但是,当我的电瓶车被盗、无法准时到校上课的哪一刻,我的感觉是,小偷实在可恶,必欲杀之而后快。


  即使感觉很正确,作为判案依据还是有许多问题值得研究:(1)对于同一案件,不同人的感觉不同,依据谁的感觉?比如说,对于许霆案,是按“无罪”的感觉还是按“入罪”的感觉办?(2)作为判案依据的感觉是“社会和人民群众的感觉”,它在什么地方?通过什么途径找到它、发现它?(3)“社会和人民群众的感觉”是不是包括对方当事人的感觉?或者刑事被害人及其家属的感觉?如果包括,对于死刑犯,可能只有死路一条了,除非您拿出天量的人民币去“和解”。(4)即使上面的问题都解决了,还是有一个问题:如何保证不同地区法律的统一?如何保证法律在“时间维度”上的统一?

  如果这些问题都解决了,我想,凭“社会和人民群众的感觉”办案是最经济的,应当成为全世界未来司法的楷模。因为我们只要问一下“社会和人民群众的感觉”如何,判决就搞掂了,一个脑袋就掉了或者就保住了,干脆利落!哪里像美国人那样一个死刑案子审来审去,十多年还杀不了一个人,真真是浪费司法资源,浪费法官宝贵的青春,也增加了监狱的费用。真是有百弊而无一利。想必依“社会和人民群众的感觉”断案又将成为“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司法体制”的一部分,21世纪必定是中国法律文化的世纪!

 

  但是,依本人之愚钝,我还是担心一个问题:

  办案依据是“社会和人民群众的感觉”,这很好;但是,“社会”是一个哑巴,“人民群众”是一个可以被任意装扮的小女孩。除了文革中的群盲以外,“人民群众”无疑就是权力的代名词。对于审判,“人民群众”的代表就是法官,因此“社会和人民群众的感觉”其实就是法官的感觉;不过法官不要高兴,你后面可站着更大的权力,在此种场合,“社会和人民群众的感觉”就是院长们的权力;院长也不要高兴,您只是大局中的一个子儿,在此种场合,“社会和人民群众的感觉”就是更大的司法外权力的感觉。你看,政治的逻辑就是这样:“最终的感觉”就是任意权力的代名词。因此,有人说的“三个依据”,其实只有一个依据,或一个“排他性”依据:任意的司法外权力。法律的权威必须是排他的,要么是它“排他”,要么是它被别人“排他”,折衷是没有的。在这里,用得着中国人的智慧:一山不能存二虎。

  
  
  如此一来,倒霉的可是那些可能被判处死刑的人了,他们死与不死都得靠运气了:如果彼时彼地的“社会和人民群众”心情很好,他们得活;如果反之,则得死。我相信,在时下贪墨无忌、小偷横行、肉价翻番的时候,谁的感觉也好不了。因此,那些犯事的主儿可得小心点儿了。有一点是肯定的:我国刑法的威慑力将大大提高。


  如果我们再看一下历史,则文革中的打、砸、抢就都“合法”了——因为那依据的都是“社会和人民群众的感觉”。割张志新喉管则更是充分体现了“社会和人民群众的感觉”——一种捍卫毛主席革命路线的强烈感觉。我相信,如果按“社会和人民群众的感觉”办案,一个“无常”的社会即将来临。阿弥佗佛!感觉!

原文载于我的法律博客:http://guyan.fyfz.cn/,发表时间:2008-4-20 10:41:00    

  评论这张
 
阅读(111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