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永坤

弘扬以“人的自由和解放”为鹄的之马克思主义,践行法治,伸张正义。

 
 
 

日志

 
 
关于我

苏州大学王健法学院教授

法学教授,世界公民的“真话坊”

网易考拉推荐

卸下脑中的轮子   

2013-05-03 09:17:06|  分类: 教育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年轻朋友肯定不知马克思的大作《德意志意识形态》为何物,除了那些学习哲学的。我当年学习马克思主义的时候可是没有少看它。人们通常将马克思的这一大作作为马克思走向成熟的标志,其中他提出了历史唯物主义的主要观点。相比之下,马克思所批判的主要人物——麦克斯?旋蒂纳(Max Stirner)大家就更陌生了。老实说,要不是有人提起,这个人已经走出了我的记忆。最近在《文汇读书周报》上看到一篇文章,再次勾起了沉睡的记忆。施蒂纳一辈子写过一本书,在那本书中他提出了“脑中轮子”的理论。大意是说,教育是个人自由和幸福的源头,但是教育也是国家实施思想控制的源头;教育只能是“官方教育”,而且“官方教育”只能按统治精英的意志运作,永远也不可能成为平衡权力的工具,因此,教育是在人的脑子里装轮子。所谓轮子的含义有二:第一,控制人的日常生活习俗;第二,让人们为理想而献身。所以,当受教育者没有意识到什么是他自己的“所有物”时,就都是“受支配的群体”。(参阅陈家琪:《什么才是“为我所有”的思想?》,应诉2006年12月29日。)
  读到这里,我真的拍案叫绝!大有相见恨晚之痛。
  想当年,我等是在阶级斗争为纲的思想熏陶之下成长起来的,当时对那一套真是敬若神明。那时的我确信:中国有变“修”的危险,因此要狠斗走资派;世界在两个恶魔统治之下(苏修社会帝国主义和美帝国主义),世界上还有3/4的人没有解放,他们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等待着我们去解放。当我自己都吃不饱、当自己的裤子破了都赖得去补、当自己完全被另人操控的时候还要去解放别人,你想想是多么可笑!记得我的入党申请中有如下的话:“愿党把我作一颗重磅炸弹来使用。”后来是排长认为那不好才改了的。相信我的档案里还有涂改的痕迹。我想,如果当时伟大领袖一声令下,要我们去打苏修(打美帝不可能,因为那太远,我们没有航母),我是肯定不会皱眉头的。那不就是今天的恐怖分子么?您凭什么去“解放”别人?想到这里,脊梁骨直冒凉气。幸亏老人家没有头脑发昏,谢天谢地!
  施蒂纳将教育的这一“工具性可能性”看作“必然”当然是片面的。不过,施氏的睿智却不得不使你折服。如果人们注意到在一百多年前的警告,希特勒、斯大林、拉登的悲剧本是可以避免的。可悲的是,世界上还有一些地方将“在脑中装上轮子”作为教育的目标,将它作为统治的不二法门,这是很可悲的,尤其是对于那些不自知地被“在脑中装上轮子“的孩子们。所以我想起了鲁迅先生的话:救救孩子!这方面一个例子是拉登对孩子的“洗脑”,一个是当代日本军国主义残余力量修改教科书,他们想通过教科书的形式来使下一代日本人忘记甚至不承认有日本侵略中国这一回事,他们宣传中国人是多么可怕。
  正是基于对装轮子的警醒,许多国家规定教学自由以对抗可能的装轮子行为;同时,他们通过言论自由来防止大人们控制小孩的思想,从小使孩子们接受不同的观念,学会宽容。
  我还要想说,一旦装上了轮子,要卸下来可不太容易。轮子是一个否定人的能动性的外来装置,它使您失去自我,一旦失去自我后要找回可不是件容易的事。以我个人的经验,起码经过了近十年的时间,轮子才卸下来。而且,我自以为是智商处于中等状态的,如果智商低于我者,则终身成为轮子的奴隶。我以为一些左派就是这样的“轮子的奴隶”。每每与同龄的人交流,我发现他们中的不少人是轮子的奴隶,所以我在同龄人中只有极少的朋友。不是我清高,而是“道不同不相为谋”,与轮子交流太吃力,除非我也再回到“轮子”的我。但是各位知道,一旦从“洞穴”中走出来,再要回到洞穴时代,是多么的痛苦与不可能。除非不能适应充满机遇与风险的外部世界。

 

Guyan:

水:或许如君所言,我也还是个轮子。不过,我已不是那个曾经的“轮子”,那个听人摆布的轮子,我是一个找回了自我的轮子,一个自觉的轮子,一个有幸滚出了“洞穴”的轮子。这我十分自信,因为我对外部世界有自己的认识,不是不加区别的将别人的认识为自己的认识而且不知反思的曾经的我。

 

水:或许如君所言,我也还是个轮子。不过,我已不是那个曾经的“轮子”,那个听人摆布的轮子,我是一个找回了自我的轮子,一个自觉的轮子,一个有幸滚出了“洞穴”的轮子。这我十分自信,因为我对外部世界有自己的认识,不是不加区别的将别人的认识为自己的认识而且不知反思的曾经的我。

  原文载于我的法律博客:http://guyan.fyfz.cn/发表时间:2007-1-4 17:08:00

  评论这张
 
阅读(75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