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永坤

弘扬以“人的自由和解放”为鹄的之马克思主义,践行法治,伸张正义。

 
 
 

日志

 
 
关于我

苏州大学王健法学院教授

法学教授,世界公民的“真话坊”

网易考拉推荐

企图跳桥自杀被劳教   

2013-04-28 07:56:29|  分类: 法之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8岁的曾水林和弟弟曾海龙在广东增城同一家汽修厂上班,老板欠他和弟弟5000多元。弟弟在单位被玻璃撞伤了头,结果是脑震荡。要花很多钱,找老板要工资时,老板叫到番禺那边的分厂来拿钱。“我从3月1日下午出发,身上只有7块多钱了,就只好走路,准备走到番禺去。直到3月3日,我才走到广州(哭泣)。”2006年3月3日下午4时15分左右,曾水林站在东风中路与德政路交界处人行天桥上意欲跳桥,事件引起东风路双向大塞车。直到5时20分,经过警察和消防人员几度劝说,曾水林终于主动下来,随后痛哭流涕,跪地不起,表示没有钱治病弟弟就没救了。随后警方将其带回派出所作进一步处理。今年3月5日下午2时40分,曾水林攀上洛溪大桥北往南一侧人行道的栏杆,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对准自己脖颈。导致洛溪大桥北往南车道一度封闭。最后一名老人挺身而出,才把曾水林抱下来。

4月7日,他被送进了劳教所劳教一年,成为中国首个因“跳桥秀”而被劳教的案例。弟弟在汽修厂上班受伤后,回老家治疗花了4万多元,做了2次大手术,最终在今年7月初不幸抢救无效死去。曾水林至今不知情。当被问及“为什么不去劳动局投诉”时,曾水林回答:“去劳动局,我就会失去这份工作。当被问及“你当时想要跳下去吗”时,他的回答是:“想!人本来就有一死,活在这个世界很痛苦。” (《讨薪“跳桥”被判劳教一年 要工钱应找合法途径》,《扬子晚报》2006年8月28日。)

对于此类是否应当担当刑责(劳教1年比管制要厉害得多),是一个值得认真研究的问题。

依在下愚见,这实在是“太狠”了。第一,凭什么说他一定是“作秀”?作秀即是行为与意图之间的这一致,行为是虚假的,真实的是其意图。是不是当众自杀的人一定要自杀成功才是自杀,否则就是作秀?第二,这是一个处罚意图的行为。自杀本身在我国法律中不具有可罚性,因此这里惩罚的是其意图而不是行为,这种惩罚意图的“法律”是非现代的。三是如何认定他的“社会危害性”问题。一位广州市人大代表竟然将此类行为称为“挟持大众”,似乎是太过分了,他还说:“法律是第一位的,而同情次之”,不知他说的法律是什么,中国本来没有惩罚此类行为的法律(刑法);至于同情,我看他真是铁石心肠,何来“次之”?这类行为如果有“社会危害性”,也不是直接的,而是间接的,是“看客”引起的,为什么要自杀者为看客的行为负责?即使对社会造成了不便,这也是社会本身应当承担的:一个让人走上绝路的社会,难道交通中断了一断时间,还要去处罚那个走上绝路的人么?另外,处罚这一行为的结果将从心理上增加自杀的“成功率”,因为自杀不成后的处罚可能成为将人推向死亡的力量。

检验一项立法道德与否的标准之一是法律对待弱者的态度,因为他们的声音无法在立法时得到体现,他们是在立法时沉默的一族,他们的利益与愿望在立法中的体现需要立法者的“道德反思”。我真担心中国要制定出一个“自杀秀”法律来。

 即使是真正的自杀秀,我认为也不应该处罚。他们其实是一些“爱哭的孩子”,他们只是想通过行为来引起社会的注意,希望得到社会的关注与帮助。对于他们,社会的义务是倾听他们的苦衷,帮助他们,为他们找到一条出路。可能还有一种情况是,他们是一些“心理疾患”者,他们无法应对自己所处的危机而出此下策。社会也有义务帮助他们渡过难关,而不是处罚他们。这就是爱,这就是以人为本。其实这些人是一些很可爱的人,只是一时犯迷糊。请将他们与那些铤而走险人作一比较就知道了。谁都有“不济”的时候!

原文载于我的法律博客:http://guyan.fyfz.cn/,2006-10-14 17:38:00

  评论这张
 
阅读(107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