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永坤

弘扬以“人的自由和解放”为鹄的之马克思主义,践行法治,伸张正义。

 
 
 

日志

 
 
关于我

苏州大学王健法学院教授

法学教授,世界公民的“真话坊”

网易考拉推荐

包公与仁宗——纪念包青天诞辰1010周年   

2013-05-13 14:38:52|  分类: 制度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宋代以来,包公就成了中国特色的正义之神,他是千千万万冤魂的希望与救星。现在许多人都说法律信仰,其实包公正是国人法律信仰的载体。今年是包大人诞辰1010周年,瑾以此小文纪念这位中国千年的正义之神,也以呼唤中国的法治.

    包公之所以成为神,是因为中国正义太少、冤狱太多的缘故。我这样说不是否定包公的意义,恰恰相反,这正彰显了包公的稀有与珍贵。一个简单的道理就是,如果正义很容易得到,人们何以到包公那里去找?

    之所以中国的正义少之又少,首要原因是中国的“普遍奴隶制”(马克思语)。因为在中国的普遍奴隶制下,只有皇帝一人具有独立的人格,其他人都是他的奴隶,奴隶主义需要的是奴隶的听话,而不是给奴隶以正义。中国正义的稀缺还因为中国特有的司法制度:官僚式的司法制度。在这一司法制度下,官员对于当事人是主人,他居高临下。在此制下,当事人是处理的对象,它只是司法流程中的一个物体,正义与否全仗官员的裁量与心情。因此,正义是权力的“恩惠”,不是人的权利。也正因为如此,人们才对包公顶礼膜拜——如果在西方,获得正义是我的权利,我没有理由感谢你。从具体制度上说,中国正义的稀缺是因为刑讯逼供的合法化。在中国,刑讯逼供是理所当然的,口供是证据之王。严刑之下何求不得,结果必然造成无数的冤案。所以偶尔昭雪一个冤魂,就会大书特书。

   一般来说,包公在中国是普遍受欢迎的,但是也有倒霉的时候——文革中。文化大革命中包公墓被挖,理由说起来匪夷所思——因为他是清官。在那个时代,清官是比贪官还可怕的敌人:因为清官更有利于封建制度的稳定。这就是那时的逻辑。文化大革命结束以后,平反冤假错案,人们再次向往法律,包公再次成为国人的神。1980年代铺天盖地的包公戏就是证明。

    但是这一次的包公崇拜很快平息了,代之而起的是现代司法之神:马锡五。马锡五给中国人带来多少正义,我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他没有学过法律,他时兴的时候也没有什么法律:战时。人们抬马锡五的目的不是为了法律,不是为了正义,而是为了“摆平当事人”。这只要从马锡五得意的1950年代和1960年代无法无天的现实就知道了。马锡五战胜包公表明,法律在中国还没有到被信仰的时候。人们需要法律外的权威,而不是法律。

    中国古代专制政治有它的“规律”,臣子的忠与奸其实取决于君王的明与昏。如果君昏,则臣虽不必奸,但可以肯定的是,忠臣将没有活路。但是明君却并不一定有忠臣。因此,明君与忠臣的配合在中国历史上是难得一遇的。我最赞赏的有两对:唐太宗和魏征,再就是宋仁宗和包拯。

    唐太宗的故事大家听得多了,说一件宋仁宗的故事。

    依据宋的官制,嫔御很难升迁,就常有人到仁宗处撤娇以求提拔。每每有人请求,仁宗辄答以“无典故,朝廷不同意。”请求者就说,“圣人出口为敕,谁敢不从!”上笑笑说,“汝不信,试为降旨政府”。仁宗还真的降旨政府。结果竟是政府上奏“无法”。仁宗拿政府的上奏给嫔御看,并说:“凡事必与大臣僉议,方为诏勅”。看来他老人家是通过这一办法给他的老婆们“普法”。有请御笔升官的,仁宗就取綵笺书某宫某氏,特转某官,众忻谢而退。到给俸时,各出御书请增俸。有司不用,退还。嫔妃复诉于上前。仁宗笑曰:“果如是”——他早就知道结果,只是哄哄那些小老婆而已。诸嫔在仁宗面前毁其御书说“元来使不得。”上笑而遗之。时咸服仁宗之圣断。[元]盛如梓:《庶斋老学丛谈》卷下,中华书局1985年版。此可见仁宗对法律的尊重。仁宗用包拯正是要借包拯之手执行法律。

    包公七次弹劾外戚张尧佐,对仁宗严厉指责,据说唾沫星子都喷到了仁宗的脸上。仁宗并没有要他的脑袋,其后照样委以重任。可见仁宗知道作为君王抑制一时之情感、重万代之法的重要性。正是仁宗的远见足识造就了千年的中国正义之神。

    现在那些千方百计控制法官的人,那些见了不同意见就脸红脖子粗的人,日后见了包公和仁宗不知是不是知道脸红?

 原文载于我的法律博客:http://guyan.fyfz.cn/,发表时间:2009-5-8 17:30:00 

 

  评论这张
 
阅读(115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