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永坤

弘扬以“人的自由和解放”为鹄的之马克思主义,践行法治,伸张正义。

 
 
 

日志

 
 
关于我

苏州大学王健法学院教授

法学教授,世界公民的“真话坊”

网易考拉推荐

制度与代价——比利时内阁总辞呈案的思考   

2013-05-19 08:08:18|  分类: 法之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比利时与荷兰合资的富通集团是一家以经营银行及保险业务为主的国际金融服务提供商,是比利时最大银行,在金融危机中陷入困境。今年9月,荷兰、比利时、卢森堡3国政府决定分别出资购买富通集团在各自国家分支机构49%的股份。今年10月,比利时政府决定以换股的形式将富通集团在比利时的银行业务转让给法国巴黎银行。

    由于富通集团的资产剥离过程未征得股东大会同意,也由于富通的股票几乎一文不值,富通集团2100多名小股东联名提起诉讼,要求判定政府收购并转让富通集团股份不合法。12月12日,布鲁塞尔上诉法院以比利时政府在国有化过程中“未履行股东大会程序”为由,支持小股民的诉求,暂停其对富通集团的拆分行动,使巴黎银行的收购计划未能如期进行。

    上诉法院判决出台后,媒体开始报道政府曾试图干预上诉法院判决一事,导致比利时议会展开调查。比首相莱特姆否认企图干涉司法公正,但承认属下官员曾和上诉法院法官的丈夫接触过。比利时最高法院法官林德斯18日说,初步调查发现,有明显迹象显示,莱特姆办公室试图影响上诉法院的判决结果。“由于调查手段受限,我没能找到法律意义上的证据,”林德斯在给联邦众议院议长的信函中说,“但毋庸置疑的是,存在针对这一问题的政治影响。”

   调查报告19日公布后,副首相兼司法大臣范德尔曾立即宣布辞职。他在辞职信中说:“作为大臣、作为政治家、作为人,这对我来说是特别痛苦且难以接受的局面。”范德尔曾宣布辞职后不久,莱特姆与执政联盟盟友紧急磋商后即做出了内阁总辞职决定。莱特姆向国王阿尔贝二世递交了辞呈。

  国王可决定接受或拒绝批准辞呈,也可以向先前做过的那样给莱特姆一段时间重新考虑。比利时王宫19日晚些时候说,国王已决定暂缓做出决定,并已就内阁总辞职问题开始征求意见。《比首相递交内阁总辞呈》,《文汇报》2008年12月21日。经与政界密切磋商,比利时国王阿尔贝二世于22日批准了辞呈.

    今天上午的法理课上,我将文章的正题(比首相递交内阁总辞呈)念给大家听,而后请各位给出内阁总辞呈的可能理由(只要大致方向,比如经济危机、动乱等等),结果未有一人开口。当我说出理由,再询问有没有人猜中时,结果无一人猜中。我相信大家都是真诚的,我自己也大感意外。在国人看来,那样形式的政府干预司法结果实在太稀松平常了,真是不值一提,比利时人纯粹是小题大做。由此我们想到我们制度的优越,我们压根不可能出现如此荒堂的事,就像我们以计划经济嘲笑美国的次贷危机一样。

    但是冷静下来想想,我不得不佩服比利时人的远见:维护司法独立。用一句国人的口头禅来说,他们像维护自己的眼睛一样维护司法独立。这让我再一次见识了什么是自由民主,这也告诉我们一个道理,制度是要有代价的。

    自由和解放是马克思恩格斯终身谓之奋斗的目标,他们多次提到独立的司法对于自由之重要性。但是东方人很难理解这一点,我们常常将司法作政治工具化理解,觉得那样能更快达到人的自由与解决的目标。经验告诉我们,这实在是大错特错。土改了,我们组织人民法庭,专门解决土改问题;三反五反了,我们组织人民法庭,解决三反五反问题;反贪污了,我们组织人民法庭。阶级斗争为纲了,司法为阶级斗争所用。结果是大家都看到的:人的自由与解放并没有因为法院的工具化而得到提升,相反,我们看到的是,法院成为工具的自觉性与马克思恩格斯笔下的人的自由成反比。盖因为失去司法的维护,自由将不复存在。而司法是以独立为生命的,消灭了独立,就是消灭司法。

    司法以独立为生命这一点也是东方人所难以理解的,关于这一点我得说几句。因为我们追求的司法不是公正,而是息讼,现在的新名词叫“案结事了”。如果我们追求公正,结论就不一样了。如果不独立,难免碰到有权干预司法的人涉讼,此时就不会有真正的司法者。例如富通案,如果政府可以干预司法,那么在此案中就没有司法:因为政府是当事人一方,司法就成了“自断其案”,也即没有司法。不唯如此,没有司法是可以“传染”的——通过司法公信力的丧失来传染。一旦在富通案上失去了司法公信力,在其他案件上逐渐在人民心目中也没有了司法,人民只看到赤裸裸的利益交换,而在这个交换过程中,公民的权利成为筹码。没有司法的结果必然上访,如果此路不通,则街头暴力和黑社会将是替代品。前不久发生的瓮安事件、钉子户、的士罢运,都是榜样。它告诉我们,由于独立司法的丧失,在我国许多地方已经不存在严格意义上的司法:追求公正的司法。

    相信比利时政府干预的目的不是个人利益,而是国家利益或者公共利益。这表明,是独立的司法堵塞了政府解决危机的一条途径,同时,在当前经济危机中,独立的司法间接引发的政府非正常更迭肯定会使社会付出相当代价。这告诉我们,司法独立是有代价的,有时代价是很大的。如果我们扩充一下思路,一个更为根本性的问题是:我们应当学会承认制度的代价。任何制度就是有代价的。我们的思维方法常常是看到一个制度发生了问题,就否定它,殊不知没有代价的制度是没有的。司法独立亦然。司法独立有代价,有时它的代价还很大。比如,我们用起来不那么方便,又比如法官可能会腐败等等,那就是代价。有代价不是否定它的理由。

原文载于我的法律博客:http://guyan.fyfz.cn/发表时间:2008-12-23 16:53:00     

  评论这张
 
阅读(9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