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永坤

弘扬以“人的自由和解放”为鹄的之马克思主义,践行法治,伸张正义。

 
 
 

日志

 
 
关于我

苏州大学王健法学院教授

法学教授,世界公民的“真话坊”

网易考拉推荐

宋江为什么装疯卖傻?   

2013-05-20 12:01:24|  分类: 法之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有关邱兴华案的讨论中,有一些网友流露出对邱兴华极度仇恨,作为普通公民,这并无不妥。问题是,其中某些言论有一种“即使是精神病”也要惩罚的情绪。这使我深感不安。因为对精神病人的非罪性处理是现代人应有人观念。即使在古代,中外都有相关的制度对某些精神病患者予以宽宥。这使我想起了《水浒》中的“宋江反诗案”。

话说宋江发配江州,一日上浔阳楼喝酒,不觉沉醉,便狂荡起来。他向酒保借了笔砚,在粉墙上写道∶

心在山东身在吴,飘蓬江海谩嗟吁。

他时若遂凌云志,敢笑黄巢不丈夫!

次日,在闲通判黄文炳也来浔阳楼吃酒观景,突然看见宋江书写的诗,心想我高升的机会到了,便抄下宋江的诗,打听到了宋江的来历,去府衙找蔡京的儿子蔡知府告发。听说有人想造反,那还了得?知府当即下令捉拿疑犯。戴宗奉命去抓宋江,宋江晓得这事非同小可,叹道∶“这次我算死定了。”戴宗说∶ “你伪装有失心病,倒在屎尿堆里,诈作疯魔,口里胡言乱语,我去回覆知府,就不会抓你 了。”二人商定,戴宗才往城隍庙去。戴宗领着公人来到宋江住处,见宋江披头散发,在屎尿里爬,见了戴宗等人说∶“我是玉皇大帝女婿,丈人叫我领十万天兵来杀江州人,给我一颗金印,重八百斤。”公人道∶“是个失心病汉子,抓他何用!”戴宗回覆蔡知府道∶“宋江是个患失心病的人,屎尿污秽全不顾,一身臭不可闻,口出狂言,不敢拿来。”黄文炳说∶“这是假装的,从写的诗和书写笔迹来看,不是有疯症的人,不管好歹,都要拿来。”戴宗无奈,只得带着公人,再下牢城营里,用个大竹箩把宋江抬到江州府里。蔡知府严刑拷打,打得宋江皮开肉绽,鲜血淋漓。他吃不住拷打,只得招道∶“自不该酒后误写反诗,别无主意。”(第十七回 浔阳楼宋江题反诗)

宋江为什么要装疯卖傻?理由很简单:法律中有免除精神病人罪责的条文,他想通过这一招逃避法律的惩罚。可见我国法律中早有精神病免责的规定。至于从何时开始,在下不得而知,这是法史专家的任务。

西方历史上也早就有精神病免责的制度。在希腊人看来,疯人无罪,是因为他们失去了理智,如同鸟兽鱼虫“相互吞食,不知正义”。仿佛流放于城邦之外,他们“无族、无法、无灶”,故不必承担公民义务,常人的是非之辨与惩诫对于他们也就不适用了。这一法律在前古典时代的希腊就存在。荷马史诗中的《伊利亚记》讲了一个故事。联军统帅阿伽门农抢了阿喀琉斯的女奴拜依,阿喀琉斯在英雄母亲的劝告下当众宣布息怒,与统帅和解。阿伽门农不好意思了,起身作答,却给出一个免责的理由:其实那不是我的错,是宙斯、命运和黑暗中游荡的复仇女神,他们把我的心“迷惑”了。所以跟首领们议事那天,我才会扣下该属阿喀琉斯的“奖品”(指女奴)。可我有什么办法?万事出于神意呀!“疯癫”是宙斯的长女,她让人头脑发昏,看不见毁灭!她脚步轻轻,不着大地,踩着人的脑袋就把祸害带来,叫他们一个个掉进圈套!美女海伦回到丈夫身边,也以“发疯”作为免责的借口。

进入基督教时代,疯癫也分出各种类型,有感染疾病的,也有道德堕落的,即与巫术、异端一样,发疯是行为人自愿同魔鬼缔约而背教的恶果,罪当烧死。但是,人们不久就发现了一个难题:撒旦除了传授巫术蛊惑教民(因此神判有时对女巫无效,她们不怕烙铁烫手),还专找无辜者附体,叫他产生幻觉。这就需要请精通心灵意识的神学家来审讯疑犯,揭露他心里的“魔鬼之约”,防止“撒旦的先知”化作蛇、蛙或老鼠逃匿。于是就有了最初的专家鉴定和心理分析,精神失常抗辩逐渐进入法律程序。(参阅冯象《疯癫是宙斯的长女》《南方周末》2005年11月17日。)

人们之所以将精神病患者作为免责的理由大致基于以下几种理由:

一是伦理上的理由。早期人类的处罚的归责理由是“客观”的,不考虑人的主观状态,只要你伤害了他人或社会,就要承担责任。到人类认识到行为与人的意志的关联以后,人们在归责时就考虑行为人的心理状态。一旦考虑精神状态,人们就自然会对不能判断与控制自己行为的精神病人产生同情,将精神病作为免责的理由。在现代人看来,伤害一个不能认识与控制自己行为的精神病人是不道德的。

二是社会防卫的无效。社会惩罚犯罪的一个重要理由是防卫,一是一般防卫,一是特殊防卫。无论从一般防卫还是从特殊防卫的角度来看,惩罚精神病人都达不到惩罚的目的。

三是同情心。一个得了精神病人的人是如此的不幸,他在不能识别与控制自己行为的情况下所犯下的错,这本身是不幸,如果社会再加以处罚,实在是于心不忍。

四是复仇理论的不适用。社会惩罚犯罪的重要理由是复仇。复仇的前提是有仇可复。现在,一个精神病人在无意识是伤害了您,不存在仇恨的对象。因此,在惩罚精神病人问题上,复仇不成其为理由。

当然,许多人主张惩罚,是基于自身安全考虑,他们想当然的认为,一旦不判刑,他还会伤人,社会将不安全,这是对法律的误解。事实上,社会对于像邱兴华那样严重危害社会的人,即使是精神病人,也并不是不管,而是管的方法不同:不是判刑,而是治疗,当然是强制的。从社会防卫的角度来说,他与关押的效果是一样的。

一个社会对病人、小孩、老人的态度是评价一个社会的普遍道德水准的一个重要指标,在邱兴华问题上社会反应出来的普遍的对他人痛苦的漠视(不承认邱有接受鉴定的权利),以及对犯错的精神病人的仇视,这非常值得法学界与伦理学界认真研究。

原文载于我的法律博客:http://guyan.fyfz.cn/发表时间:2006-12-25 17:42:00

  评论这张
 
阅读(261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