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永坤

弘扬以“人的自由和解放”为鹄的之马克思主义,践行法治,伸张正义。

 
 
 

日志

 
 
关于我

苏州大学王健法学院教授

法学教授,世界公民的“真话坊”

网易考拉推荐

革命的终结   

2013-06-04 12:44:06|  分类: 其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2年4月6日,本人正在香港访问,中途参加了在香港大学召开的“当代国际刑法与国际犯罪问题学术研讨会”。会议由香港大学法学院和人民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联合举办,会议讨论的议题之一是反恐怖主义。按《不列颠百科全书》的定义,Terrorism是指“对各国政府和个人使用令人莫测的暴力讹诈,以达到某种目的的政治手段”。这个定义的核心是两个中心词:“暴力”和“政治”。而这正是“革命”的特点。事实上,Terrorism是革命的必要手段。当年汪靖卫的暗杀、特高科杀顾顺章的全家,哪一个不是Terrorism?但是在当时似乎有正当性。

 

革命取得正当性始于1789年。据说当年法王路易十六听手下人报告有人在攻打巴士底狱,问道:“是不是暴动?”答曰:“不是,陛下,是革命。”革命成为1789年以来的时代特征。我们曾说资产阶级革命的时代,帝国主义和无产阶级革命的时代等等。革命成了最具号召力的单词,革命被神圣化。孙中山先生当年到日本去,看到神户的一家报纸称他为“革命党”,觉得很不错,遂以革命党自居。到先生1925年去世的时候仍念念不忘“革命尚未成功,同志尚须努力”。接下来便有土地革命、新民主主义革命、社会主义革命、文化大革命。凡强调意义重大则必曰是一场“革命”,否则不足显示其分量。所以,“某某也是革命”便成了宣传家的口头禅。革命成了时髦的口号,自然也成了一文不名的痞子争话语权的招牌。不管张三李四,也无论偷鸡摸狗,只要说是革命,就没得错。于是乎阿Q也以革命党自居。与此同时,反革命就成了十恶不赦的代名词。国民党的刑法将共产党称为反革命,共产党一上台,把国民党又定为反革命。其实,以革命的原意是revolution来说,谁在台上谁就是“反革命”,因为只有在台下才有“革命”的资格,自己在台上,你革谁的命?自己在台上,反对人家革命,却硬说人家反革命,真是一点逻辑也不讲,是典型的强盗逻辑。好在现在我们的刑法上“反革命罪”已取消。革命没有了合法性,“反革命罪”政治迫害的真像便暴露无遗。

 

革命一词身价的提高,是一个时代危机的突出表现,他表明那个时代的主体制度在时人的眼里失去了合法性。当这一制度失去合法性的时候,暴力就取得了合法性。暴力合法的时代,是一个什么时代?它无疑为改变现存的黑暗提供了某种契机。但是同时,他也必然会滋生新的罪恶,甚至会带来更大的罪恶。随着制度合法性的提高,革命的合法性便相应降低。在一个政府由人民选举产生,人民可以通过合法途径改变政府的制度下,革命便完全失去了存在的理由。在一个人权问题国际化的时代,国际社会可以对一国国内的政治问题进行干预的时代,国内政治压迫的强度也会相应降低,这又从国际的层面降低了革命的合法性。当然,这是就总体而言。由于政治发展的不平衡,不排除在特定的环境下、特殊的区域里革命的合法性。革命时代可能结束于1989年苏联的分崩离析。从1789年大革命算起,期间正好200年,莫不是上帝的安排?从这时开始,以暴力手段推翻一个合法政权成为恐怖主义,全人类共讨之。

 

革命的特点是不讲历史,不讲连续,不讲逻辑。而文化的特点是连续、积累与继承,所以革命充满反文化的危险。革命的观念基础是进化论。进化论崇尚“新”,以新为是,这也可能构成对人类道德的冲击。总之,革命是一把双刃剑,玩不好会对社会造成极大的伤害。幸好,革命作为一个时代已经过去。

原文载于我的法律博客:http://guyan.fyfz.cn/发表时间:2006-7-31 15:11:00 

  评论这张
 
阅读(109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