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永坤

弘扬以“人的自由和解放”为鹄的之马克思主义,践行法治,伸张正义。

 
 
 

日志

 
 
关于我

苏州大学王健法学院教授

法学教授,世界公民的“真话坊”

网易考拉推荐

访港记事(2)  

2013-06-06 12:38:51|  分类: 其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走访立法会

 

香港立法会有议员60人,全有选举郑重产生。然选举也有区别。24人由分选区直接选举产生,30人由功能团体选举产生,6人由选举委员会选举产生,以西方人的观点来看,香港立法会的民主含量并不高,在我看来这就是香港立法民主性程度不高的重要原因。不过,这是用西方人的标准,不是大陆可同日而语的。5月15日下午2:30分,(星期三,在会期中,立法会每星期三下午开会)我准时参加旁听。香港立法会真真是随意旁听的,不需任何证件,只需在入口处将大件物品寄存即可。如若提前一天,还可预定座位。我进去的时候还闹了一个小小的误会。我带了一个塑料袋和一个水壶,门卫要我寄存,袋内就一本笔记本,我把笔记本拿出来后(袋内就它大一些),门卫仍然要我把水壶等寄存,我顿生疑心:他们也创收?我按要求给门卫5元钱。门卫将钱放入储物洞中,给我一把钥匙。出来的时候,我拿了东西要走,门卫问钱是不是我的,我说是我交给你的,门卫说,不收钱。我不由得一阵脸红: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耳!

 会场为一中空之二层结构物,底层为开会者,为议员和政府部分人员。楼座为旁听席,一侧为记者,一侧为我等一般公众。记者们进进出出,最多时不足10人,最少时只有5人。我坐在第三排,前两排是中学生,他们听了大约40分钟就走了。会议中途又来了一些人,其中5人为大陆来玩的小官,他们只坐了大约十分钟左右就走了。

 议长是个女人,她由专门的门进入。她一进入,即刻全体起立,而后开会,没有一句废话。那天的议题是质询。事先把问题、提问人、负责答复的政府官员的姓名等都打印成文,发给每一个人,包括旁听者。会中议长掌握程序。先由提问的议员提问,后由政府官员回答,再由议员就回答中的情况提问题(可以是别的议员),一般一个问题十多分钟,双方彬彬有礼。会中议员们自由出入,最多时不足30人,最少时只得十多人。会场不准拍照,不准录像。有一二记者在场外的玻璃窗外隔着玻璃拍。场内有两个官方的工作人员在录像。

我最大的感受是英国的绅士气氛。进进出出的人个个都向议长行鞠躬礼,包括警卫人员。我自愧:只有我最不讲礼貌。当然,还有那五个我的大陆同胞

3、可怕的国民精神

 

  一日,偶于港大图书馆检得一首歪诗,读之令人毛骨悚然,幸甚短,故录于下:

 

杀江青祭主席

 

岳武墓前跪秦桧,纽伦堡上吊纳粹。

卖淫母狗欲何往,扭尔狗头祭灵位。


     此诗作于1979年,系大民主之产物。寥寥数语,将国人之精神与心态活脱脱地跃然纸上。此诗可看出国民精神之特点有:第一,凶狠,严重的暴力倾向;第二,愚,容易为人欺骗与利用;第三,轻视妇女,将一切坏事均推到女人身上。联想起审判所谓“四人帮”时的一遍喊杀之声,此种感觉愈加强烈。当今我国死刑之多,无疑为全球之最,在此种“地方知识”下,中国将成为世界上保留死刑最久的国家恐怕是没有疑问的。今晨网载北京网吧之惨剧(火灾,死24人,伤13人)乃两小童(一人13岁,一人14,岁)所为,可知国人将为此付出沉重的代价。

 读列宁《中国民主和民粹主义》

 

香港公务员立法减薪

 

 香港政府为避免诉讼,用立法手段减薪,引起广泛关注。7月7日曾有3万左右公务员游行反对之。7月10日,立法会二读以32:27通过。7月11日,在经过7小时马拉松式辩论后,立法会以32:26三读通过立法减薪草案。依据此法案,30多万公务员和资助机构员工,从10月1日起,薪金将调低1.58% 至4.42%。此法案在下个财政年度将节省开支15.5亿元。香港基本法规定,公务员的薪金不得低于1997年回归以前的水准。这次减薪的幅度未超过基本法的规定,因为回归以后加过薪。香港共有18万公务员。受影响的除了公务员外,还有其他政府雇员,总数约为30万人。

警队四个工会及公务员总工会拟采取法律行动,控告政府违反基本法,并向国际劳工组织投诉(《星岛日报》2002年7月12日)。代表6万人的“纪联”发起“一人百元”打官司活动,现已筹得百多万元。

 

 香港的综锾金

 

金是香港政府照顾穷人的社会保障措施。现领取综金的个案为25万宗(宗,不知何意,前见报载领取综金的人数为3万余人),总金额为160亿元,占港府整体经常性开支的8%。近年,由于通缩,综金不变,其购买力相对提高;同时,由于经济不景气,工资水平下降,造成劳者不如不劳者的不正常现象。据香港政府的检讨综金制度的文件,四人综家庭月平均可领取10010元,比非综四人家庭(其中一人从事低收入工作)的收入高出四成之多(《星岛日报》2002年7月15日)。香港的月平均工资已不足万元,最低的清洁工的月薪只有3-4千元。

这说明香港也出现了西欧福利国家早已出现的问题:高福利带来的新的公平问题。养懒人的制度不但不公正,也是没有效率的。借此机会,资本家阶级就提出要求削减综援,同时向“居屋”政策开刀。看来,如经济不上去香港日后的社会矛盾将会升级。

原文载于我的法律博客:http://guyan.fyfz.cn/发表时间:2006-5-29 17:47:00

  评论这张
 
阅读(10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