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永坤

弘扬以“人的自由和解放”为鹄的之马克思主义,践行法治,伸张正义。

 
 
 

日志

 
 
关于我

苏州大学王健法学院教授

法学教授,世界公民的“真话坊”

网易考拉推荐

“法律是理性”引发的风波  

2013-08-07 07:50: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事发生在我辅导本科生毕业论文过程中。1988年,我是讲师,那年辅导1984级的本科毕业论文。一位蒋姓同学的论文主题是“法律是理性”,文章写得不错,引经据典,很有创新价值,我想打“优”。但是因为当时的阶级斗争为纲思维仍然很严重,说“法律是理性”因与“法律的阶级性”不合,是犯忌的。依据当时的制度,凡是优秀的论文必须要答辩,其他的论文则无须答辩。即是说,如果评“良”以下,我说了就算了,如果打“优”,我说了不算,还会有其他的风险。如果有人说是政治问题,那就麻烦了。于是我到学生宿舍找到这位同学,对他说明了有关情况,征求他的意见:如果他愿意承担风险,我就打优,如果不想冒风险,我就打个良算了。这位同学说,既然老师说达到优的水准,就冒个风险。于是我打了个优。
   论文顺利通过了答辩,三位老师对论文的评价不低。可是最终还是差点出了问题。
   论文最后要院学位委员会通过,这是最后一关。大概是答辩结束后的第二天下午,我办完事准备回家,刚走到绿楼楼下,院长在二楼走廊里弯腰朝下喊道:周老师,你也上来一起开会。原来是开院学位委员会会议,对有争议的论文行使最后的裁断权。我不是学位委员会的成员,不知什么原因,院长叫我列席会议。事后我猜想,可能院长与学位委员会的个别成员已经在这个问题有过接触,给我一次替同学“申辩”的机会。
   会上一切都很顺利,但是突然一位委员提到了那位同学的论文,认为有政治错误,违反马克思主义法的本质(阶级性)的理论。我一听就有点急,因为问题是我引起的,如果我不打“优”,什么问题也没有(反对者不可能看所有的论文),现在,如果学生论文结论写上“政治错误”,找不到工作,岂不是我害了学生?为了学生的利益,也为了不至于使我自己陷于“不义”,于是我就讲了一通“理性”与“阶级性”不相对立的话,并说,如果说论文没有达到优的水准,我同意,但是说有政治问题我不同意。无奈那位委员就是不让步。最后,我顾不上他是我的长辈,就说:法律是理性其实不是这位同学的发明,而是列宁的话,列宁在《哲学笔记》中有相关的话,在《列宁全集》38卷上。我这个论证方法不合论证一般原则,但是在那个语录仗的时代却是很有用的,最有力的。这一下弄得前辈下不了台,一时大家非常尴尬。这时,前辈彭文老师出来“打圆场”,他装糊涂,说那不是什么问题。彭老师一开头,其他老师也都说没有什么问题云云。最后这位同学的论文得以过关。
   (惊闻尊敬的彭文老师已于2011年11月14日中午12时魂归道山,彭老师于1948年毕业于复旦大学法律系,待人和蔼,对我等晚辈爱护有加,每当政治风波来临时,他都给我以鼓励与安慰,是我尊敬的前辈学人。谨以此文纪念彭文老师。)
文载于我的法律博客:http://guyan.fyfz.cn/发表时间:2011-11-17 14:20:25 
  评论这张
 
阅读(79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