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永坤

弘扬以“人的自由和解放”为鹄的之马克思主义,践行法治,伸张正义。

 
 
 

日志

 
 
关于我

苏州大学王健法学院教授

法学教授,世界公民的“真话坊”

网易考拉推荐

崔英杰免死彰显的观念进步   

2013-09-20 07:47:45|  分类: 法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国人、尤其是法律人瞩目的崔英杰杀人案终于尘埃落定,他没有被处死(在时下的制度下,死缓而被处死的个案极为罕见),这是一个时代的进步。崔英杰免死在几个方面反映了时代的进步。

    第一,崔英杰免死表明社会在一定程度上摆脱了“政治审判”的阴影。政治审判是中国半个多世纪的痼疾,一个案子,只要与政治搭上边,这意味着只能从重甚至加重,或者干脆法律退出,赤裸裸的暴力上场。西方人说,战争爆发,法律闭嘴;中国几十年的实情则是,政治沾上,法律靠边。当年刑法中修改反革命罪的时候,就有“学者”恨不得将主张修改的同仁送上断头台。我记得当年《法学》就发表了一篇杀气腾腾的文章。一个“摆摊头的”杀了“国家”的人,被杀者后来被评为烈士,如果按照以往的逻辑,无论如何这是一个政治性的“杀人案”,您想想看,崔英杰活得了吗?因此,崔之免死,说明司法者已经在相当程度上摆脱了政治审判的阴影。把它看成一个法律问题,而不是政治问题。

有的人认为,既然承认崔杀人,同时批准城管队员是烈士;那么,不杀崔就存在悖论。这是不妥当的。恰恰相反,这表明,在这件案件上,法律取得了独立性,法律逻辑战胜了“行政逻辑”。不能因行政决定而影响法律判决。烈士与死刑是两回事,烈士是行政认定,死刑是法律判决,中间不存在逻辑关系。持论者代表了一个时代,一个逝去的时代。

    第二,崔之免死也体现了慎杀的政策,这似乎是一个好兆头。长期以来,我国合法杀人太多为国际社会所诟病。许多人不承认这是坏事,认为这是中国需要。“治乱世用重典”是一些人常挂在嘴上的口头禅,这是很牵强的。我常说的一个例子是,贞观四年杀了29人,当时是唐太宗刚刚上台,应该是“乱世”;而我们建国已经50多年,建设和谐社会,怎能称“乱世”?一个国家,那怕它再大,合法杀死的公民是全世界合法杀人的90%,怎么说都不光彩。如果在往时,那怕是去年,崔都可能难逃一死。想想不久前的邱兴华案,连鉴定权都不给,不惜违反程序,赶在死刑核准程序上收前加紧杀之而后快,崔应当为自己庆幸。

    第三,大多数人平静地接受了这个事实,这也是一件好事。表明社会对人的生命价值认识的提升。世界上主张少杀甚至废除死刑的一开始都是知识分子,废除死刑的最大障碍是社会大众。因为社会大众大多是报复刑论者。当年法国废除死刑的时候就有超过70%的公民反对,但是议会照样通过了废除死刑的法律。国人对人的价值认识的提升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因为几千年的专制制度造就了公民对生命的漠视,这不但是中国死刑多的文化原因,也是中国杀人犯罪多发、自杀事件多的重要原因。对生命价值认识的提升将从无数方面提升社会的文明水准与减少社会罪错。

    顺便要说一下的是,被害人是值得同情的。其实,我更把这一事件看作是一件悲剧,一件因暴力的非制度化行使导致的悲剧。各地的“综合执法”“城管执法”其实缺乏法律依据,一个国家的暴力只能由警察来行使。城管不具有没收财产的权力。城管与被管理者之间的关系,事实上没有法律调整,因此正在日益走向暴力化,这在制度本身,不在当事人。现在,全国各地城管暴力化的现象已经非常普遍,成为法治之公害,成为不和谐的主要“非制度性权力”诱因,应当引起当政者的充分注意。

  原文载于我的法律博客:http://guyan.fyfz.cn/,发表时间:2007-4-14 11:22:00

  评论这张
 
阅读(439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